屈蛇28載終獲身分尊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屈蛇28載終獲身分尊嚴

發表 由 朱爺 于 周一 6月 21, 2010 2:37 pm

屈蛇28載終獲身分尊嚴 珍惜香港 「只有這裏有這麼多人為弱勢抗爭」
(明報)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 05:10


【明報專訊】藏匿香港最久、在黑市偷生了足足28年的老人蛇,早前瑟縮在社會最底層的巢穴內,撫摸多年打黑工累積的傷病,追憶棄他而去的妻女,盤算著「沒有身分」的風燭殘年。絕望惶惑之際,電話突然響起﹕「你是不是黃譚永?我們是入境處 ,通知你來領身分證。」黃譚永終於因人道理由獲准留港定居,領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身分證。

膽小的老蛇做回有尊嚴的人,老人家感嘆會珍惜香港這片自由的土地,「只有這裏才有這麼多人夠膽為弱勢抗爭,我終於不用在黑暗中生活了!」

現年70歲的黃譚永,年輕時在內地靠攏文革造反派,但因1958年曾領港英出入境證件來港工作,被人視為「黑材料」批鬥。1981年,他妻離子散,孤身偷渡來港,狡猾的蛇頭抵埗後才說「抵壘政策」已撤銷,黃伯唯有用假身分證留港打工20多年。2008年,他捱得一身病痛暈倒入院,這條可能是香港史上匿藏最久的人蛇身分敗露,被捕判監23月,在獄中認識了另一屈港28年的人蛇黃先志。

入境處人道理由發證

去年出獄後,議員和社區組織協會為孤伶伶的黃譚永向保安局爭取以人道理由留港定居,去年10月,本報亦曾報道黃伯的故事。今年2月,黃伯去入境處,職員卻說:「我們在廣州派出所找到你的戶籍,你要回去!」老人家絕望,「我離開大陸那麽久,舉目無親,回去跟送死沒分別。」輾轉等到上月,事情突然出現轉機,黃伯終於獲批做香港人。

何秀蘭蔡耀昌襄助 工聯會送支票

黃伯說﹕「坐牢時,個個都睇死我會被遣返,我自己也覺得最多只有四成機會。那天我卧在房間裏,電視都是雪花,我想,腳痛怎辦?遣返怎辦?找不到女兒怎辦?突然接到入境處電話說可以辦居留,我呆了,真的嗎?就像發夢一樣,神魂顛倒。」

黃伯說,多得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及其助理Michael,還有社區組織協會的王智源和蔡耀昌為他抗爭,也感受到一批香港人權鬥士的努力,以及言論自由的寶貴。「他們搞抗爭的,隨時被人抬,是有風險的。曾蔭權落區,在香港被人噓到不得了,世界少有。我體驗到,香港有人為我爭取,而且真的可以成功,大陸就不可能。」除了民主派組織,左派的工聯會中人也曾私下向他伸出援手,「他們一個韓小姐給我支票,寫了封信,鼓勵我,要我照顧好身體,說上天會照顧你的」。經歷過內地多次政治悲劇的黃伯說:「政治這兩個字很複雜,開明的中國是未來的人心所向,世界上的人應該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有權重新開始。」

黃譚永說,不想吃綜援,打算領身分證後就打工,但幾年牢獄和顛簸生活,已是一身病痛,關節炎令他十指不能揑成拳頭,雙腳也腫得像「拗柴」,「晚上腳好痛,抬不起來,好驚。我很悲觀。」上周五,他又要留院治療。

黃伯仍住在元朗唐樓套房,「兩個鄰居都欠租,昨晚包租婆報警,警察來拍我的門。還有一個也沒交,聽說是癌症,不知道第幾期。」黃伯來港後認識的未婚妻8年前發現枕邊人竟是人蛇,帶著當年3歲的女兒棄他而去,黃伯一直孤伶伶生活在窮苦草根的集中地。

盼再見女兒 「我死也眼閉」

走在陽光燦爛的街頭,「現在我不用再在黑暗之中生活,走路也不用低下頭了」。最近,同情黃伯的市民、甚至以前親手抓他坐牢的警察,都紛紛在電話中向他道賀,但他最思念的女兒卻音信全無。「我只知她們住在蝴蝶村,我去找,才發現蝴蝶村那麼大,她到底住在哪裏?我求社署幫手找女兒,但署方說私隱問題,不能說住址。」談著,老人家電話響起,鈴聲是一把可愛女孩聲音﹕「爸爸聽電話喇!爸爸聽電話喇!」

黃伯說﹕「女兒已經11、12歲,該讀中學了,有思想,我不是想拿回女兒,只是見一面就好,讓她知道有個爸爸,還沒死。我想跟她說,爸爸年紀已經很大了,有生之年很想見你,你不是單親,你可以跟同學說你有爸爸。我死也眼閉。」黃伯與女兒離別時,女孩嘴裏叫著「爸爸!爸爸!」,「我送她上車,女兒離開時還在哭,皮膚很白,很可愛……」

明報記者 覃純健
來源網: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612/4/il9v.html
======================

朱爺

文章數 : 82
注冊日期 : 2009-09-03

回頂端 向下

另一匿港老人蛇 四赴六四晚會

發表 由 朱爺 于 周一 6月 21, 2010 2:43 pm

另一匿港老人蛇 四赴六四晚會
(明報)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 05:10

明報專訊】71歲的印尼 華僑黃先志,因印尼排華逃來香港,蛇匿28年後,比黃譚永早一個月獲入境處 發身分證。「但我當時不敢跟他說,怕他拿不到,會受好大打擊。」黃先志說。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王智源形容,黃先志是個為人設想、擇善固執的長者,拿行街紙時,患重病不肯去公立醫院,不想花政府錢,寧願借錢看私家醫生,領身分證後又急急去酒樓打工,打算把醫藥費和租金還給人家。但老人家不竟體虛力弱,早前再度病倒,腳部又撞傷,他感嘆偷摸打工半生,如今光明正大,身體卻不聽話。

「就算病傷都要去晚會」

不過,黃先志 還是帶病去了六四 燭光晚會,「我21年前在香港,看到電視機裏面的李鵬,然後是開槍殺學生。我邊看邊錄,看到天亮還睡不著」。此後,他不時拿錄影帶出來看,希望早日平反六四,還是人蛇身分時,已經三度到燭光晚會悼念死難者,「今年是第四次。我早前也在電視上看到蔡耀昌和民主女神像被警察夾硬抬走,好感觸,我就算病、傷,都要去晚會支持他」。
訪問當日,老人家吃過藥,有氣無力,但仍希望有心人能給他一份應付得來的工作,「我知道生老病死,我雖然老,但我好想做工。我不想從前,想起一殼眼淚」。

來源網址: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612/4/il9w.html
================

朱爺

文章數 : 82
注冊日期 : 2009-09-03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